“什么!”莫驚云臉色一變,他沒想到竟然有人會在富春居的酒菜里下毒,自己剛剛一滴酒沒沾,全被她喝了去,看著雨蕭痛得幾乎昏迷,莫驚云知道百里青冪剛剛離京,眼下只有平秋水可以救她,他連忙拍了拍她的臉,“雨蕭,別怕,忍著點,我帶你去找平秋水!”

    說完莫驚云一把將雨蕭抱起,轉身下樓離開了富春居。

    他剛剛出了富春居的門口,就見到迎面而來的拓月和藍影,拓月看了眼抱著雨蕭的莫驚云,神色變了變,“她怎么了?”

    “中了毒,快去找平秋水?!蹦潑還Ψ蚋卦陸饈?,正想要抱著雨蕭走,拓月一抬手擋住了他。

    “莫堡主,你的右手……不是殘了嗎?”拓月的聲音冰冷的不帶一絲溫度,即便是此刻痛得生不如死的雨蕭也聽入耳中,她掙扎著睜眼看向莫驚云,自己剛剛沒注意他的右手居然可以用?可是不待她說什么,一陣強大的痛意襲來,雨蕭又再度昏了過去。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先救人要緊?!蹦乒瞬簧轄饈?,只是一心想先帶雨蕭去找平秋水。

    “不必?!蓖卦亂惶紙晗舸幽蘋持斜ё?,莫驚云本想阻攔但是卻不知是否應該這么做,“莫堡主,你最好能解釋清楚?!?br />
    說話的功夫,閑影已經命人尋來一架馬車,拓月帶著雨蕭上了馬車,閑影連忙駕車朝著城北兵部尚書府疾馳而去,留下莫驚云一人站在富春居門口,神色變幻著很是復雜……

    “莫驚云為什么要隱瞞事實呢?”閑影撇了撇嘴看著拓月,見拓月不說話他拍了拍他,“放心吧,平秋水的醫術還是信得過的,而且他不是說了不是什么太厲害的毒藥?!?br />
    “我不是擔心這個?!蓖卦綠房聰蛭菽?,“閑影……你說她會不會早就知道莫驚云的傷殘是假的?”

    “什么?”閑影一怔,“應該不會吧?”

    “她跟莫驚云一同在西陀國待了那么久,再加上一路從西陀國回京城,怎么會沒有發現呢?”拓月似乎在自言自語,“她留下莫驚云說是因為內疚,覺得有負于他,可是如果雨蕭只是單純的想留下他才這么說呢?”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閑影撓了撓頭。

    “也許……因為她內心深處還是放不下莫驚云呢?”拓月的聲音輕飄飄的,跌落夜色中,聽得閑影都感受到一絲涼意……

    “嘎吱”一聲,屋門打開,平秋水接過丫鬟遞上來的帕子擦了擦手,“毒已經解了,不過這毒傷及內臟,她需要好好休息幾日,最好靜養?!?br />
    閑影看了眼拓月,“你的意思說她最好不要離開這里?”

    “是?!逼角鎪叱鋈チ講?,“如果你們不信,可以帶她走,到時候別找我醫治便是?!彼低暉芬膊換氐淖吡?。

    “怎么辦?”閑影看著拓月。

    “你先回去,我去看看她?!蓖卦麓蚍⒘訟杏白約航宋?。

    來到屋內,看著躺在床上雙目緊閉的雨蕭,拓月輕嘆了口氣,他拿起一旁的干凈帕子,替雨蕭擦了擦汗濕的額頭,“雨蕭,我該拿你怎么辦呢……”

    因疼痛而昏迷的雨蕭根本聽不到拓月的話,自然也不會有任何的回應,拓月輕輕的摸著雨蕭的臉,“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希望能夠跟你一起過你想要的生活,可是雨蕭啊……我不能置母妃的仇、爹娘的恩、兄弟的情于之不顧,我已經沒有退路了?!?br />
    “我答應你,等我解決了眼下的問題,等我扳倒了商紫陽他們,我就跟你走,我們回沉香谷也好,去淮州城也罷,我只想跟你過安安靜靜的生活,在這之前,請不要離開我,好嗎?”拓月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突然很怕,當見到莫驚云抱著雨蕭的時候,他很怕有朝一日雨蕭會離開自己,自己做不到祝福她,因為自己真的很愛她……

    翌日傍晚時分,雨蕭才輾轉醒來,睜開眼便看到坐在一旁的平秋水,“我這是在哪兒?”雨蕭坐起身看著他。

    “兵部尚書府,你中毒了?!逼角鎪禱安淮凰坎ɡ?,就像說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一樣。

    “莫驚云呢?”雨蕭記得自己是跟他吃飯的時候忽然中了毒。

    “三皇子送你來的?!逼角鎪戳搜鬯?,“至于莫驚云,我不知道?!?br />
    雨蕭秀眉微蹙,她想起身下床,她記得自己昏迷前莫驚云似乎抱著自己,難道他的手已經好了?眼下雨蕭迫切的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我勸你最好別亂動?!逼角鎪炊疾豢從晗?,“你體內的毒我是解了,不過這個毒太烈,傷及臟腑,不可以亂動,所以三皇子才會留你在我府上修養?!?br />
    雨蕭聞言細細感受了下,身體內確實到處都有種疼痛感,關鍵是自己稍微動一動就會大口喘氣,她將身子側了側靠在床邊。

    “你又惹了不該惹的人?”見她不再想著走,平秋水這才開口。

    “這毒藥你知道是什么來歷嗎?”雨蕭反問道。

    “并不罕見?!逼角鎪畔率種惺榫砜醋潘?,見她不說話平秋水站起身來,“一會兒會有人給你粥和藥,先喝粥再吃藥?!?br />
    “嗯?!庇晗艫懔說閫?。

    “對了,”及至門口平秋水站住,他沒有回頭背對著雨蕭開口,“上次擄走你的人是大皇子的人,我并不知道他們送走的是你?!彼低昃退妥吡?。

    雨蕭看著他的背影,他是在解釋給自己聽嗎?

    雨蕭剛剛吃完藥沒多久,尚書府的丫鬟就帶著一個人進來了,“三皇子妃,這個人說要見你,少爺讓我直接帶他來了?!?br />
    雨蕭抬頭卻看見莫驚云站在門外,滿臉遲疑和局促,雨蕭點了點頭,“你先下去吧?!?br />
    莫驚云站在門口,雨蕭也不說話,二人就這么僵持著,過了良久雨蕭幽幽的嘆了口氣,“進來吧,站著不累嗎?”

    “你好點了嗎?”聽雨蕭跟自己說話,莫驚云猶如大赦一般,他邁步走了進來,雨蕭示意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沒什么大礙了?!庇晗艨醋拍?,眼神充滿了疑惑,“驚云,告訴我,你的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驚云知道自己今日既然來了,就逃不掉這個問題,他好看的眉微微皺了皺眉,最終似乎下了很大決心一樣,“雨蕭,我有件事要告訴你?!?br />
    “好?!?br />
    “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你明白我做這些,都不是有心傷害你……”

    “我知道,”雨蕭搖了搖頭,“你若是要害我,早就有各種機會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其實,我的手……沒有殘廢過?!蹦撲低暾饣?,就像是個犯了錯的孩子,頭低垂著,不再看雨蕭。

    “為什么要騙我呢?”經過最近的事之后,雨蕭的內心成熟了不少,她知道莫驚云這么做有他的理由,“只是為了將我留在你身邊?”

    莫驚云抬起頭盯著雨蕭的明眸,最終無力的搖了搖頭,“對不起,是商紫陽讓我這么做的?!?br />
    “你說什么?”雨蕭一怔,她心中飛速的盤算著,“商紫陽讓你假借傷殘接近我,目的是什么?”

    “其實這件事說來話長,那個時候你總是將血魅草提供給拓月,直到你們在楓林谷被人追殺之后,商紫陽告訴我說他的目標是拓月,但是你提供藥材給拓月續命,所以他也不會放過你……”莫驚云猶豫了下,“我為了救你,就答應他我會阻止你送藥給他?!?br />
    “只是你們沒想到的時候后來拓月走了?”雨蕭回憶起當時的情形。

    “對,后來拓月走了之后我就松了口氣,但商紫陽并不放心,他始終覺得留下你會有隱患,我跟他說我會帶你走,但是他要幫我?!蹦撲檔秸舛行┠誥?。

    “我明白了,我們去看龍雨那次,偷襲我的黑衣人是商紫陽的人,他們給了你機會救走我?”雨蕭恍然大悟,可是旋即卻又有些迷茫,“不對,當時那間屋子著了大火,你隨時可以能斃命,為什么……”

    “商紫陽沒有信守承諾,原本我和他說好的是讓黑衣人挾持你,我跟他們打斗的時候佯裝傷殘,但是他們卻一不做二不休企圖殺你滅口?!蹦莆樟宋杖?,滿臉憤恨。

    “那后來在西陀國呢?”雨蕭皺了皺眉,“你知道我在哪兒也是商紫陽告訴你的?”

    “是?!蹦頻懔說閫?,“我去求他,他說如果想你活命也可以,他讓我帶你走,走得越遠越好,只是后來不知道為何展寧卻沒有信守承諾,他將我困在了水牢之中?!?br />
    “你現在還再給商紫陽辦事?”

    “你知道閑影為什么會懷疑我嗎?”莫驚云苦笑著看了看雨蕭,“回京后我去找了次商蘭燼,告訴他我不會再幫他們了,結果就是那次被閑影看到了?!?br />
    “你真的不再替商紫陽做事了?”雨蕭目不轉睛的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