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上百名一劍道的人,居然還能面不改色的面對,要么實力相當強,要么就是不知道一劍道的大名,老者打量了葉凡一番后,認為葉凡更像是后者,不知者無畏,不知道厲害,才會表現的很從容。

    葉凡不想和老者發生沖突,畢竟太消耗真元了,于是開口說道:“我不想和你們爭斗,沒什么意義,你們走吧,我就當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好了,你們走吧?!彼低?,葉凡擺擺手,示意一劍道的人可以走了。

    什么?

    沒聽錯過,區區一個剛到天慧城沒多久的散修,沒錯,在眾人眼中,葉凡確實是這樣的。居然敢和一劍道的人叫板,還很囂張的說不追求一劍道的責任了,這……這是百年來最搞笑的笑話了。

    上百名一劍道的弟子,都憋的臉紅脖子粗,老者實在是忍不住了,噗嗤大笑,笑的捂著肚子,用手指指著葉凡,大笑著說道:“哈哈,笑死我了,你是愚蠢還是自大?難道你不知道,在這一畝三分地上,只有我欺負人,從來沒人敢欺負我?!?br />
    “你算什么東西,居然敢口出狂言?!崩險咼偷木倨鶚種械姆山?,殺氣沖天的飛劍指向葉凡,劍身輕微的顫抖,發出清脆的劍鳴聲。

    葉凡緊緊的盯著飛劍,臉上掛著一絲不屑,即使葉凡沒有使用神識探查,也能從氣息的強度猜出對方的修為,眼前的老者,半步合體的修為,使用的飛劍是準六品靈器,算的上很強了。

    至于站在最前面的那名如鐵塔般的精壯漢子,是一名煉體術高手,凝神九層的境界,也算的上很強悍了,如果近距離發動突襲,就是是合體期的修真者也無法抵擋。

    葉凡稍微的定了定神,心中暗道,說到煉體術,本尊是祖宗,等會必定將你打的滿地找牙。

    “一劍道是吧?區區五星門派,也敢在本尊面前放肆?!幣斗怖瀋檔?,看目前的情形,爭斗是無可避免的,葉凡已經給過對方機會了,但是對方并不珍惜,那就只能開打了。

    這是葉凡進入星洲下城區域的第一場戰,葉凡想打的利落一些,既然開打了,就斬草除根。

    老者見葉凡一臉的不服氣,怒火中燒,說道:“鐵塔,殺了他,用最暴力最血腥的手段,捏碎他的每一根骨頭,抽掉他的筋骨,捏碎他的腦袋?!?br />
    被稱為鐵塔的就是那名鐵塔般的精壯漢子,得到命令后,早已經迫不及待的鐵塔,立刻揮動拳頭,互相捶打,發出陣陣類似金屬的撞擊聲,忽然鐵塔化作一道寒光,瞬間沖到葉凡近前,對著葉凡的腦袋猛的轟出一拳。

    早有準備的葉凡,不屑的冷哼一聲,站著不動,伸出一根手指,頂住了鐵塔迅猛的鐵拳,沒錯,僅僅一根手指,就輕松的擋住了鐵塔的攻擊。

    鐵塔當場就懵了,雖然剛才尚未使出全力,但是鐵拳的威力相當強橫,不亞于準六品的靈器。

    不僅鐵塔懵了,老者等人也懵了,甚至比鐵塔還懵,鐵塔是老者最得力的部下,花費海量的修煉資源,培養了百年的時間,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鐵塔曾經單獨一人,在短時間內瞬殺三名準六品的高手,創造了無數燦爛的戰績。

    但是現在,陌生的年輕修真者,居然僅用一根手指,就輕松的擋住了鐵塔的攻擊。

    這怎么可能?

    站在周圍的散修們,差點嚇尿了,因為剛才他們領教過鐵塔的威力,鐵塔轟殺散修,基本上一拳一個,完全的人形兵器,而散修的們攻擊,打在鐵塔的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起不到絲毫的作用。

    “我……我們遇到頂級高手了,我們有救了?!逼渲幸幻⑿藜ざ娜壤嵊?,心中的絕望已經被驅散,剩下的只有希望和對未來的憧憬,他們感覺這一切都跟做夢似的,那么的不真實,但是卻有真實的發生了。

    嗖……

    一道寒光飛過,葉凡伸出兩根手指,十分輕松的將飛劍抓到了手中,然后不屑的望著老者,飛劍正是老者打出的,想偷襲葉凡。

    葉凡不屑的冷哼一聲,微微用力,輕松的將飛劍掐斷,然后說道:“不堪一擊,偷襲都不會,你活著還有意思嗎?”

    忽然,鐵塔爆發了,收回拳頭,身上綻放出淡淡的金光,整個人都變成了金色,尤其是雙拳,閃爍著耀眼的金光,左右雙拳接連不斷的轟向葉凡,速度快到了極限,只能看到一團金光,無法看清拳頭的速度。

    葉凡依然僅靠一根手指,快速的點出手指,看似動作緩慢,好像隨時被鐵塔攻破,但是每次葉凡都能壓制鐵塔的拳頭,而且看起來葉凡似乎游刃有余。

    見到如此驚駭的一幕,眾人皆驚,尤其是老者,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葉凡依靠一根手指,就能輕松的壓制強橫的鐵塔,還能準確的接住飛劍,微微用力就能將飛劍折斷,這些都說明葉凡是比鐵塔還要強的煉體術高手,估計已經無限接近合體期了。

    對付煉體術高手,必須拉開距離,進行遠距離攻擊,還要依靠飄逸的走位躲避攻擊,因為煉體術高手的速度極快,超過同等級的修真者。

    老者立刻發出命令,所有人立刻飛到半空中,集中力量準備攻擊。

    葉凡不以為然,猛的打出一巴掌,當場就把鐵塔拍趴下了,倒在地上抽搐,狂噴鮮血,眼看著就不行了。

    “在我面前玩煉體術,你還嫩了點?!幣斗膊恍嫉乃檔?,并未斬殺鐵塔,而是將其交給散修,然后抬頭望著飛到空中的老者等人,說道:“怎么著?想遠距離轟殺我?”

    老者早就收起了輕視之心,凝神望著葉凡,沉聲說道:“沒想到我居然看走眼了,原來你是一個頂級高手,而且還是罕見的煉體術高手,不過一切到此為止了,幾個呼吸之后,你將形神俱滅?!?br />
    話音一落,老者揮手,下令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