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都市言情 > 太古龍帝訣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來襲
    圣器借到手,葉默就出了天機閣,回到了龍帝府之內。

    平靜的生活,過了幾天的時間,然而,這等平靜生活,只是相對于葉默而言的,如今,大戰將起的壓抑氣氛,已經愈發得濃厚了,天武大陸上,人人都像是察覺到了些什么,臉『色』都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魔族與人族之間的大戰,不僅僅只是天武大陸上在關注,就連玄冥之界內的諸多上古種族,也在關注。

    不過這場大戰,誰都不敢『插』手,魔族的強勢,早在萬族大會上,就已經展現出來了,除了如今還活著的幾大上古種族之外,又有誰敢去得罪魔族。

    那些往日里,與葉默關系頗為不錯的種族,此刻也只能嘆息著注視著這一切,就算他們有心幫忙,也得有那等實力,否則的話,就只會變成一種拖累。

    時間緩緩推進,終于,等到第五天到來時,天武大陸上,卻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動『蕩』。

    烈陽高照的天氣里,熾日滾燙的陽光,突然落幕,黑暗的暮『色』籠罩,烏云遮蔽,空氣之中,『蕩』漾著一種暴風雨欲來的血腥氣味。

    察覺到這種天地異象,附近的幾個大域的強者,也都是有所感應般,紛紛抬起頭,眼神有些凝重得看向了遠邊的蒼穹。

    “來了!”

    “魔族真的來了!”

    “這場大戰,已經要開始了嗎?”

    “……”

    整個天武大陸,都掀起一番狂『潮』,驚呼之聲,響徹天地。

    天機閣,大周域,以及諸多天武大陸的頂尖勢力,紛紛凝望著蒼穹。

    “府主,您說,以如今的龍帝府,真的能擋住魔族的進攻嗎?”

    大周域的域主府上空,諸多高層人員,臉上都是『露』出意味復雜之『色』,忍不住看向了前方的那一道背影偉岸的中年男子而來,低聲問道。

    他們的眼光,都是極為毒辣,魔族能夠從上古浩劫之中活下來,經歷上萬年的時間,他們清楚,絕非是剛剛建立起來的龍帝府所能輕易比擬的。

    墨玄策搖了搖頭,對于這場戰爭,他也難以揣測得出。

    魔族勢大,但葉默屢次都能夠創造奇跡,只是,這次要想創造奇跡,真的有些難了。

    “龍帝府隕落的幾率,更大吧!”

    墨玄策低聲道。

    在天武大陸上,都發生轟動之時,圣王與云尊在察覺到這等天地異象時,就已經召集了所有將士在龍帝府的山門前等候。

    他們清楚,之所以會讓天武大陸的地心,都有些顫抖,必然是有著大軍穿過了位面之界的壁障,來到了這天武大陸。

    如今,經過大一統后的龍帝府,地盤早已擴大了數十倍,在龍帝府的山門前,乃是一片片浩瀚無垠的山脈。

    這一片片山脈,約莫數十萬丈之大,對于這場戰役,無疑是提供了最有利的地盤。

    在這里大戰,即便是余波再強,能夠牽連到龍帝府的力量,無疑會小很多。

    黑壓壓的大軍站立在天空之上,那滿身兇煞的模樣,無疑震懾著這附近山脈的諸多妖獸。

    妖獸的嗅覺,本就比人族靈敏,此刻也同樣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勁,紛紛逃離了這片區域。

    蕭瑟的冷風,拍打在將士們寒氣透骨的硬甲上,魔族大軍壓境,但這些將士,卻沒有多少恐懼之意。

    站在前方的,幾乎都是龍帝府的精銳,經受過神門大戰,天靈境大戰,以及諸多大戰之后,諸多將領的血氣,早已攀升到了巔峰。

    反倒是木神王影王這些掌權者,臉『色』有些凝重,這場大戰,他們自然也需要參加,這也算是他們這么多年以來,經歷的最大一場戰役了。

    轟隆隆。

    就在諸多將士嚴陣以待時,前方的蒼穹,就突然傳來轟隆隆的驚天動地的空間動『蕩』之聲。

    “來了!”

    感應到這里,圣王與云尊等人,立即體內運轉起層層狂暴的元力。

    而站在那最前方的葉默,也是皺了皺眉,凝神朝前方看去。

    空間動『蕩』,猶如密密麻麻的蝗蟲般的魔軍,就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疾沖而出,最后就矗立在了這天地之間。

    陰翳的蒼穹,顯得無比昏暗,大軍壓境,那股蕭瑟的冷風,已經變得更加刺骨。

    “葉默小兒,老子來取你命了!”

    站在人群的最前方,牧重樓嘴角掀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冷冷的道。

    “看來你已經覺得自己勝券在握了!”

    站在牧重樓的對立面,葉默臉上卻毫無懼意,淡淡的笑聲,輕輕傳出間,眼中『露』出一抹嗤笑。

    “難不成你以為就憑你們這些螻蟻,就能夠擋得住我魔族的大軍?”

    牧重樓眼神瞥向了葉默身后的數百萬大軍,那等眼神,仿佛看待這數百萬大軍為螻蟻般,眼中沒有絲毫的忌憚。

    “能不能,可不是你說了算,也有可能,你會死在這里!”葉默淡笑道。

    “桀桀,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

    牧重樓同樣輕笑著,若非是清楚兩人之間,有著解不開的深仇大恨,僅僅只是看兩人的臉『色』,眾人還會誤以為這是兩位深交多年的好友。

    然而,眾人心中卻清楚,這兩人都巴不得能夠干掉對方,對于彼此的殺心,都已經達到一種極限了。

    “開始吧,從今日起,將再無龍帝府這個勢力!”

    牧重樓淡淡的道,也沒打算再繼續跟葉默閑聊下去了,手掌微微抬動而起。

    頓時,那后方的百萬魔軍,就同時舉起了手中的三叉戟,那凜冽的殺意,猶如凝聚成實質般,釋放而出。

    蒼穹震動,滾滾黑暗魔煙,籠罩過天地,在那黑暗魔煙之下,世界宛如末日降臨,風云涌動。

    而在后方之處的數百萬龍帝府大軍,也沒有絲毫的退卻,長槍震動,浩瀚的元力,猶如龍卷風般,席卷天地而出。yyls

    滾滾黑暗魔煙,與那浩瀚磅礴的元力,在蒼穹之巔對峙,宛如化為了兩個截然不同的天際,氤氳之氣升騰,電閃雷鳴之聲,在蒼穹之巔回『蕩』,那等毀天滅地的戰意與氣勢對碰,已在無形之中形成。

    “給本座殺,戰功顯赫著,本座重重有賞!”

    陡然,葉默手握黑炎戰槍,蘊含滔天殺意的聲音,就猶如洪雷般,在這天地之間咆哮而出。

    轟隆隆。

    而就在他的話音落下的落下間,身后那黑壓壓的大軍,已經震踏著虛空,俯沖而出。

    肉眼可見的氣浪,猶如洪水般擴散開來,那陰翳的天空,更是如同波浪般,噼里啪啦的層層塌陷,崩潰。

    猙獰的虛空裂縫,不斷得在蔓延。

    “跟隨本尊,滅龍帝府!”

    在那對面,牧重樓也是殺意凜然,手握魔劍,揮斬而下。

    頃刻間,百萬魔軍浩浩『蕩』『蕩』,攜帶著沖破云霄的黑暗魔光,瘋狂沖掠而出。那天地之間席卷得滔天魔光,竟也是在此時發出了嘶嘯的聲音,魔光蠕動間,仿佛是有著猩紅的戰意在浮現。

    一種兇戾之氣,層層在爆發。

    看到這一切,附近好幾大域的強者,眼底都是蘊含著難以言喻的震動,他們知道,一場史詩級的大戰,已經正式開幕了。

    轟。

    雙方大軍,如同嗜血狼虎般,快速得碰撞在了一起,魔光肆虐,一圈圈的黑暗濃煙,遮蔽天日而出,而那璀璨奪目般的元力光芒,則是鎮壓天地,連同那黑暗濃煙,也已經鎮壓了進去。

    廝殺之聲,此起彼伏的在蒼穹之巔響徹著。

    冰冷的三叉戟與那熾日般的長槍,激烈碰撞,凄厲的慘叫聲,也持續不斷的響徹而起。

    僅僅只是交戰的一瞬間,鮮血就已經猶如抑制不住的涌泉般,染紅了天空。

    血腥之氣,已是與天地同化,久久未能散去。

    橫尸遍野,在這一場戰爭之中,生命已是最為不值錢的東西,魔族的魔軍,每一位都是身經百戰,在那兇戾之氣的加持下,猶如貫入羊群之中,僅僅不過片刻的時間,龍帝府這邊,就已經死傷大片。

    只不過,龍帝府這邊的人,卻遠勝過魔族那邊數倍,在人數的壓制下,魔族的死亡,也同樣不少。

    這一刻,陰翳如冗長黑夜的天空,已經真正的化為一個血煉地獄,殘酷的戰斗,令得附近的好幾大域強者,都忍不住長長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場戰斗無論是勝還是敗,對于雙方的勢力而言,都必然會損傷慘重。

    那些天武大陸的圍觀者,眼神在盯了一眼殘酷的戰場后,目光就陡然移向了更為高處的蒼穹之巔而來。

    在那里,兩道修長的身影,正屹立在蒼穹之下,單薄的身影,在這一刻卻顯得無比的高大與偉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