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都市言情 > 桃運神醫 > 第1774章 深入海眼
    “此乃上古真龍本命龍珠,擁有鎮壓海眼之力,不過也只能堅持一炷香的時間,葉道友請隨我來?!?br />
    申公豹說著,縱身落入了海眼之中。

    葉少川身不由己,緊隨其后,心中卻閃過一個念頭:“上古真龍之龍珠能夠鎮壓海眼,那自己識海內的祖龍珠呢?”

    雖然有這個念頭,他卻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朝申公豹問道:“那九爪金蛟在海眼之中 建造水府,難道也擁有太古真龍之龍珠?”

    申公豹搖頭,道:“就算是太古真龍之龍珠也無法永鎮海眼,除非是傳說之中的萬龍之祖的龍珠,不過據貧道所知,祖龍珠消失在三界之中已經太久了,或許在洪荒星空深處也未可知,那九爪金蛟并未得到?!?br />
    “那他怎么能夠建立水府?”

    這海眼的力量強大的不可思議,一般的仙人貿然下去都會被攪成齏粉,就算以蛟魔王之法力,恐怕也不能長久的鎮壓海眼,更別說建造水府了。

    申公豹看了葉少川一眼,道:“據貧道所知,那金蛟得到上古龍族至寶太乙鎮水符印,威力非同小可,鎮壓海眼卻也平常?!?br />
    “太乙鎮水符???”

    葉少川念叨了一句,不知為何,在申公豹說這件寶物的時候,祖龍珠居然震動了一下,若非在他識海之中,他都以為是幻覺。

    “怎么,道友對那太乙鎮水符印感興趣?”申公豹笑問道。

    葉少川淡淡道:“談不上感興趣,只是好奇而已,怎么,莫非道友還能幫我得到不成?”

    “呵呵,貧道可沒那種實力,那太乙鎮水符印乃是先天四大符印之一,源自于盤古開天,乃是先天而成,偶然被祖龍得到,才有太古龍族稱霸洪荒之機緣。除此之外,便是太古真凰一脈的太乙控火符印,麒麟一族的太乙厚土符印,以及一直未曾出現過的太乙御風符印,傳聞四大符印若是能結合,便能演化地水火風,重返陰陽混沌之象?!鄙旯×艘⊥?,嘆了口氣道。

    “來頭這么大?”

    葉少川也十分吃驚,他修仙一路走來,說是跌宕起伏,實際上也算得上一帆風順,對于那些太古密辛全都是源自于魔王鬼主的生命印記,而且還是殘缺的,自然遠不及申公豹這種積年的老神。

    “先天之物,哪一個來頭不大?”申公豹反問了一句。

    葉少川默然,說起先天之寶,他聽說過的自然有很多,但無一例外都是有主之物,時至今日,距離他最近的便是河圖洛書了。

    他也進入過河洛之地,知道那里蘊含著無窮的變化,想要得到河圖洛書,可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再說,河洛之地算不上什么機密,洪荒妖族除了青丘九尾一脈,恐怕還有其他的人知道,說不定就有其他人在謀劃呢。

    他搖了搖頭,將心中雜念驅散,什么先天之寶,什么河圖洛書,得之我幸,失之我命,都隨緣好了。

    二人順著龍珠下入了海眼之中。

    這海眼廣闊無比,由于水浪太兇猛巨大,以葉少川的實力都看不清到底有多大,無窮的水浪涌現,仿佛永遠不會干涸。

    轉眼間下了數千丈,陡然一道黑影撲了過來,伴隨著濃烈的腥臭氣息,卻是一條惡蛟已然到了面前。

    “擅闖水府者死!”

    那惡蛟口吐人言,大口一吐便是滾滾毒液洶涌而來。

    “孽畜,好大膽!”

    申公豹怒斥一聲,大袖一揮,一柄利劍電射而出,撕拉一聲,迅疾無比,仿佛將水浪都斬斷了一般,直接刺入了蛟龍口中。

    惡蛟慘叫,跌入了水浪之內,幾個翻滾不見了蹤跡。

    “飛劍之法?”

    葉少川見狀,詫異的看了申公豹一眼,以他的眼光如何看不出來申公豹剛才施展的居然是蜀山一脈長劍的飛劍之法。

    “莫非這廝跟仙界蜀山派還有聯系?”葉少川瞥了一眼,默默地想著。

    二人繼續往下,果然不多時便看到了連綿的宮巒殿宇,足有數十座之多,但卻風格并不相同。

    其中大多數都華美異常,但中央的三座卻粗獷雄渾,仿佛并不是同時建造。

    申公豹好像看出了什么,忽然笑道:“難怪那蛟龍在這海眼之中建造水府,原來是連老主人的大殿都搬下來三座?!?br />
    葉少川聞言,心中不由得一動。

    而就在這時,下方大殿之中妖氣激蕩,數名妖族強者沖了出來,除此之外,還有些身著道袍,神態威嚴的仙門中人。

    “來者何人,擅闖覆海大圣水府?”

    “速速離去,尚可免死,否則莫要怪我等不客氣!”

    一聲聲厲喝傳來,群妖群仙將葉少川二人團團圍住。

    申公豹掃了周圍一眼,忽而笑道:“貧道申公豹,乃東海分水將軍,此來北海求見覆海大圣,卻是有要事相商?!?br />
    “你要見我家父王?”

    一個面目青黑,神色猙獰,渾身妖氣濃烈的妖怪厲喝一聲:“有什么要事,速速說來,免得受皮肉之苦?!?br />
    “二太子,莫要沖動,此人乃是申公豹,可輕易得罪不得?!幣桓隼系濫Q南扇死拍茄?,低聲道。

    “老師此言何意?”那蛟龍眸光一閃,問道。

    老道說道:“若此人真是那申公豹的話,那他可是圣人門下,再者此人乃是三界有名的災星,大王雖然乃是妖族大圣,卻莫要惹了他?!?br />
    “莫非我父王會怕他?”

    那蛟龍眸中兇光一閃。

    迎著對方的目光,申公豹依舊滿臉笑容,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倒是讓蛟龍心中更加惱怒。

    老道再次道:“大王自然是不怕他,但這申公豹來此,必然是有事,如今我北海冥獄再與四???,他又是東海分水大將,說不得是來送消息的?!?br />
    “倒也不是沒有可能,若是這樣,我便饒他一命?!彬粵靡庋笱蟮乃檔?,目光居高臨下,俯瞰著申公豹,笑道:“你這道士,可是來棄暗投明?”

    “棄暗投明?”

    申公豹聞言,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