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其他小說 > 武俠見聞錄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蘇某
    “好厲害,好霸道!”葵公公由衷的贊譽了一聲,然后一震手臂,這一次,漫天銀針好似千萬點星光乍然飛出,猛地攻向了木小九。</p>

    “葵公公竟然妄圖以量取勝?”木小九瞇著眼睛,抬腳在地上重重一踏,劍氣霎時間紛紛涌現,在空中張牙舞爪的組成了一條長龍,對著葵公公袖間飛出的銀芒逆流而上。</p>

    “叮叮叮叮叮叮?!幣胗虢Fち敕嫦嘍?,相遇的一瞬間,金鐵交鳴之聲此起彼伏的響起,不絕于耳。</p>

    然而這還只是開場,下一刻,木小九與葵公公兩個人的身影同時消失在了原地。</p>

    隨后,在明空和長孫箏兩個人的眼中,周圍赫然已經變得鬼影憧憧,明明空無一人,但卻時不時的就要涌現出一道殘影,已經半聲微鳴。</p>

    “空哥……這……”長孫箏懷抱著天魔琴,忍不住輕輕咬住了下嘴唇“他們倆……”</p>

    明空搖了搖頭,似乎已經猜到了長孫箏要問什么“我也不知道,這結果,我根本無從猜測。只是,最終一定還是義父會贏?!?lt;/p>

    “可是……”長孫箏輕輕搖了搖頭“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lt;/p>

    “別亂想?!泵骺盞拿紀非崆嶂辶似鵠礎澳拘【諾娜防骱?,但是比起義父,他差的還遠著。我承認木小九大概是我見過的最優秀、最厲害的玩家,可是,義父是什么人?就算他木小九進境神速,也終歸不可能是義父的對手?!?lt;/p>

    下一刻,兩道身影再度在地上顯現了出來。</p>

    木小九此時已經頗為狼狽,雖然還沒到渾身浴血的地步,但是身上臉上已經多出了數道傷痕。若是迎著光去看他的衣衫,就更會發現,他的衣服上此時已經多出了許多細小的破洞。</p>

    “嘶……”木小九抬起手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那里方才,正是被葵公公的銀針擦了過去,破開了一道傷痕。而此時此刻,那里已經流下了一縷鮮血。</p>

    但另外一邊,葵公公的狀態雖然不如木小九這么差,但同樣也稱不上好。他左側寬大的袍袖這會兒已經被整個切掉了,肩頭也多出了一道傷痕。更主要的是,他的手里還捏著一根銀針,這,便是他手中最后的一根銀針了。</p>

    也是直到此刻,明空和長孫箏才突然被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周圍這一整片地面上,此時已經多出了無數點細細的銀光,那赫然正是葵公公的一根根銀針。而其中離他們最近的一根,實則就在明空腳前一寸之處。</p>

    若是那根針再歪一點,只怕已經洞穿了他的身體。</p>

    “葵公公,厲害,佩服?!蹦拘【盼⑽⒚兇叛劬Α胺講偶復?,我還真是險些就喪命在你手中了?!?lt;/p>

    葵公公輕輕笑著,眼中卻沒有半點笑意“木王爺說笑了,您也是英雄出少年啊,以這般年齡,竟然能將咱家逼到如此地步,實在是厲害的緊?!?lt;/p>

    若是換了旁人在此,如此交談,只怕會讓明空覺得有些不耐,這種吹捧之詞,實在是讓人膩歪。</p>

    可是換了木小九與葵公公兩個人這樣說,明空卻絲毫不會有這種感覺。,眼前這兩個人中,不論哪一個,都有著輕易殺死他的能力。</p>

    “當初,咱家其實也真是很看好木王爺你的呀?!笨蝗揮行└鋅乃檔潰骸叭舨皇薔醯媚閼餿頌鴨菰?,咱家早就將你納入麾下了。誰成想,咱家與你竟然走到了今日這般田地,實在是造物弄人?!?lt;/p>

    “葵公公說笑了?!蹦拘【漚嶄湛潘倒幕壩種匭濾突沽嘶厝ァ跋虢夷扇臏庀?,憑你一個老太監,可還有些不夠?!?lt;/p>

    聽了木小九這話,葵公公也不著惱,只是笑著捻起了指尖的銀針“來吧木王爺,繼續?”</p>

    木小九一言不發,只是腳下一動,便再次消失在了原地。</p>

    “叮叮叮叮叮叮叮?!?lt;/p>

    那金鐵交鳴之聲再度響起,只是這一次,兩人已經不再是完全消失,不但常常露出身影,甚至時不時的還有劍光逸散而出。</p>

    “哈哈哈哈哈,痛快!”葵公公的聲音略顯陰沉,此時卻仍是朗聲笑著開口喝道。雖說聽著略有幾分違和,但更多的,卻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豪情壯志。</p>

    似乎是受了葵公公影響,下一刻,木小九的笑聲也傳了出來:“葵公公好手段,且再吃我一拳!”</p>

    “嘭?。。。?!”</p>

    一聲巨響突然傳來,無形的氣勁從某一個點猛地爆開,周圍的飛雪、草皮、泥土甚至碎石都被這猛然爆開的氣勁給卷的倒飛而出。這陣氣勁爆開的范圍之廣,就連離兩人幾十步開外的明空和長孫箏都受到了影響,不得不運功抵擋。</p>

    “咔……咔……”幾聲傳來,幾棵粗壯的樹木撐不住強勁的風壓,直接被攔腰折斷。</p>

    同一時間,從氣勁爆開的中心點,兩個人倒飛而出。</p>

    此時此刻,木小九身邊劍光流轉,雙手握拳,身上的衣服已經徹底殘缺不堪,比乞丐的衣服都還略有不如,再加上他身上絲絲縷縷的血跡和點點傷口,若不是那高昂的戰意和一往無前、幾欲破滅一切的氣勢,只怕真會被人當成一個年輕的乞兒。</p>

    葵公公這一次也變得狼狽了許多,一頭銀發已經徹底披散了下來,兩截衣袖也都早已消失。左手微微腫起、透著暗紅之色,身上也多出了數道傷痕。他的手中依然拈著那根銀針,只是如今,那根銀針已經只剩下了一點點,甚至不足三分之一的長度。</p>

    但正如木小九一般,此時此刻,葵公公的臉上竟然也同樣是戰意盎然。</p>

    “想不到、想不到,我蘇某這后半生舊居深宮之內,罕有全力出手,這么多年了,我第一次打的如此痛快,竟然是跟你木小九,一個二十余歲的江湖后進。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哈哈哈哈哈?!?lt;/p>

    當葵公公再開口時,他的聲音依然還是有些尖細,可是語氣中的那種陰柔之意,卻是早已煙消云散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