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玄幻奇幻 > 氪金魔主 > 第1062章 先天陽煞
    太虛玄牝五雷誅仙滅魔劫,是以太虛玄牝之氣衍化先天五雷而成。

    其勢至剛至陽,誅邪滅魔,猶有奇效。

    吳浩和姚無當還在爭搶言九鼎真皮繃帶的時候,太虛玄牝五雷誅仙滅魔劫就已經開始降臨了。

    這個時候,兩人還有頭部部位沒有纏好呢,感受到太虛之中極速迫近的無邊威勢,他們顧不得再爭奪,把言九鼎最后的真皮一捂,就把兩人上半身罩在了一起。

    為了防止言九鼎在渡劫的關鍵時候掉鏈子,他們飛快的把已經纏好的繃帶打成了死結。

    這些動作剛剛完成,太虛玄牝五雷誅仙滅魔劫的第一道赤陽金雷就落在了真皮繃帶上。

    巨大的沖擊力使得他們在太虛之中被遠遠的拋飛了出去,強烈的震動力道讓吳浩和姚無當齊齊皺起了眉頭。

    然而沖擊力只是這一道天劫逸散出來的一點力道罷了,此時在他們的外皮上,真皮繃帶的表面無數雷光閃爍,浩瀚恐怖的能量在那里聚集碰撞,使得吳浩兩人心驚不已。

    這種程度已經完全超越了當初吳浩接過的化星老祖的天仙一擊了,也就略遜于鐘神秀與姬連山集合大乾軍力的傾國一斧。

    這還僅僅是第一重雷劫罷了。

    根據言九鼎的分析,太虛玄牝五雷誅仙滅魔劫總共分為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先天五雷分別來襲。

    第二階段就是五雷兩兩組合,組隊來襲。

    第三階段是三三組合,然后第四階段,四四組合……

    直到最終階段,五雷齊聚!

    組合型的先天五雷,并不僅僅是威能倍增那么簡單,而是呈指數式的暴增。

    現在他們面對的僅僅是第一重最弱的五雷天劫。

    情況不容樂觀。

    言九鼎的防御確實能夠防得住第一重的天劫,可是聽著他大呼小叫的內容,好像防住第三階段三重組合雷劫已經是極限。

    到了四重雷劫的時候,他的真皮也扛不住。

    吳浩并不覺得他在危言聳聽,因為人家從來都不會說謊。

    誠之道的隊友,就是這么可靠。

    所以,他必須做好四重雷劫后,沒有真皮防護的應對預備。

    然而,就算是前三重雷劫,他們也不是高枕無憂。

    外界先天五雷的雷霆轟擊確實被言九鼎完完全全的給擋了下來,可是雷霆附帶的先天陽煞卻能夠穿透真皮的防護直接襲擊吳浩與姚無當的神魂。

    因為先天陽煞無形無質,攻擊的是神魂。

    一般來說,地煞之氣,多是陰煞,陽煞比較罕見。

    尤其是這種先天陽煞,更是稀有無比。如果凝聚武魂之時,能夠煉化一絲,就能夠大大的提升神魂陽性。

    無論是提升神通秘術威能,還是應付心魔、天劫,都大有好處。

    這也是天地間絕佳的地煞之氣之一,只可惜它不但稀有,而且更是難以采集。

    因為它天然對于神魂有著強烈的燒灼效果,更是絕大多數陰魂鬼霧魔頭的克星。

    一般修行者的神魂別說是煉化先天陽煞,哪怕只是沾染上一點,都有可能整個神魂都被燒成灰燼。

    只有底蘊深厚之人,或者有著特別的克制手段,才有可能煉化先天陽煞為自己所用。

    但是那種煉化也是一絲一毫一點一滴的煉化,積土成山。

    可是現在了,先天陽煞就如同長江大河一樣滾滾而來,它把外圍的言九鼎洗了一遍,然后又滲透入真皮繃帶內部,開始入侵吳浩與姚無當的神魂。

    這個時候,吳浩再也沒有心思去關注言九鼎和姚無當那邊的情況了,竭力去對付自己這邊的先天陽煞。

    先天陽煞闖入吳浩的識海之中,立刻化作一片巨大的雷海,朝著吳浩的識海中心席卷。

    吳浩對付這種識海入侵多多少少有些經驗,先以一大團紅蓮業火迎了上去。

    紅蓮業火乃是至陰之火,修行到極致可以陰極陽生,焚盡一切。

    只可惜吳浩現在并沒有學會相關的神通,還停留在秘術的層面。它迎上了倒是消弭了一些先天陽煞,卻不過是揚湯止沸,起不了決定性的作用。

    見到紅蓮業火無功而返,吳浩也沒有嘗試讓天魔王神魂迎戰。

    因為正是出于被克制的一方,天魔王神魂恐怕是送羊入虎口。

    于是他把血脈核心的銀杏魂體送了上去。

    效果出乎吳浩意料的好,銀杏樹分化出無窮根須把先天陽煞雷場牢牢的定在原地,并且在不停的吸收著先天雷場化成溫順的陽煞之氣留存在神魂之中備用。

    以目前的這種形勢來看,即便是先天陽煞再來一倍,吳浩也可以從容應對。

    可惜,這只是最簡單的第一重雷劫而已,后面還有什么樣的考驗還未可知。

    處理了先天陽煞,吳浩才有余力分心去看言九鼎和姚無當那邊的情況。

    一看之下,吳浩險些郁悶的吐血。

    言九鼎擋住了先天五雷的直接轟擊,為了吳浩的這次渡劫減小了無數的壓力,這一點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而且先天陽煞滲透過言九鼎的真皮,也有所有消耗,大約減少了兩成左右,還剩下八成。

    這八成,就分攤到了吳浩與姚無當身上。

    姚無當分一成,吳浩分七成。

    吳浩能夠感覺到,先天陽煞滾滾襲來的時候,本來是一分為二,不分軒輊的朝著他們兩個攻去。

    結果先天陽煞剛剛要接近姚無當的時候,姚無當身上就閃爍出一道璀璨的功德靈光,然后先天陽煞就會撒了氣一樣的縮減,減少到相當于原來四分之一的程度,才落到姚無當身上。

    而吳浩這邊,情況恰恰相反。

    先天陽煞接近吳浩的時候,吳浩身上也閃爍出一道比姚無當還要濃厚的“功德靈光”,結果先天陽煞感應到這功德靈光就好似吃了興奮劑似得,呼的一下成倍的暴漲。

    相同的情境,不同的待遇。

    吳浩郁悶的望向了姚無當的時候,正好遇上姚無當探究的目光。

    她好奇的盯著吳浩身上閃爍著的功德靈光,盯了一會兒就“呵呵”的笑出聲來。

    “天道彰彰,報應不爽!多行不義必自斃,小魔頭,你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