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魔法言情 > 位面之狩獵萬界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撈錢進行中
    泰森被黃少宏給嚇到了:“布魯斯,你不會要去打黑拳賺錢吧?那玩意賺不了多少錢危險性還大?!?br />
    他攬住黃少宏肩膀,語氣鄭重的道:

    “聽我的,等你成為了像我當年一樣的拳王,出場費幾千萬美刀也不是問題,隨隨便便接個代言也有大把鈔票入賬,不要考慮那些危險的事情!”

    黃少宏甩開泰森的手臂,抖了抖手里三十萬美刀的現金支票:

    “拜托,我是想賭拳賺錢而已,誰說要親自下場了!”

    泰森這才釋然,不過還是勸道:“黑拳水太深了,我沒有破產的時候也經常賭,還是VIP坐最前排的那種,可總是輸多贏少......”

    “你知道咱們練拳的,對于拳手的狀態實力,從形體和外表上就能有個清晰的判斷!”

    “但黑拳不一樣,里面可操縱的空間太大了,輸贏往往是可以操控的,有時候我在很看好的拳手身上下了重注,可比賽結果往往就是與之相反!”

    黃少宏不以為意的笑道:

    “放心吧,我有必贏的把握,你要想一起發財就跟著我下注,你要不想玩就帶我進去看看好了,反正這三十萬美刀也不多,若是輸了我就再也不去好了!”

    泰森性格也是大咧咧的人,聽黃少宏說的也有道理,想了想也就點頭答應下來。

    不過地下黑拳要到晚上八點開場,再這之前,泰森提議先解決兩人晚飯的問題。

    有了錢當然要奢侈一下,黃少宏甩著那張支票告訴泰森今天自己請客,讓他盡管挑好的餐廳不用客氣。

    泰森當即在中央公園附近的Jean-Georges米其林三星餐廳找到了兩個位置。

    Jean-Georges是以傳統頂級法式料理和一位難求而出名的法式餐廳,這家餐廳也受到好萊塢明星的追捧,丹澤爾·華盛頓、湯姆·克魯斯都是這家餐廳的???。

    《欲望都市》中女強人莎蔓珊說:“要證明一個男人身價的方法,就是要看他到Jean-Georges吃飯需不需要預定?!?br />
    顯然泰森的身價和地位,足夠讓兩人不需要預定而直接用餐了,雖然他破產了,但他依然是邁克·泰森!

    兩個人要了全套的法式大餐,開了兩瓶波爾多紅酒,等結賬的時候,黃少宏直接對泰森說道:

    “邁克,去結賬吧!”

    泰森一臉懵逼:“布魯斯你是不是記錯了什么,不是說你請客嗎?”

    “我請客,你結賬,這有什么沖突嗎?”

    “......”

    泰森就沒想過還有這種操作,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看他那表情肯定是在想‘欺負老實人沒有好下場’之類的話。

    黃少宏哈哈大笑:“你難道要我用三十萬的支票買單嗎?回頭賭錢贏了還你就是,看你那小氣的樣子!”

    泰森結了賬,但他心里可不認為黃少宏會贏。

    他想著黃少宏日后進入拳壇,先帶他看看地下黑拳,看看那些人為錢掙命的場景也好,讓他提前懂得珍惜,不要和自己一樣搞的一團糟。

    兩人從餐廳出來,看時間差不多了,便驅車前往地下黑拳的賭場。

    黑拳這種東西在全世界哪個國家都有,但要說最為盛行的,還要數世界金融中心‘紐約’了!

    紐約有黑幫大佬,有政商名流,有華爾街的巨頭,還有娛樂圈和體育界的明星,最多的是那些朝九晚五,收入不差的白領。

    他們雖然在人前風光,卻也有著各種各樣的壓力,他們需要一個途徑來釋放這種壓力,而緊張、刺激,可以讓人腎上腺素飆升的地下黑拳與地下賽車無疑成為了他們最好的選擇之一。

    泰森在車上告訴黃少宏,在紐約地下黑拳的場地有很多,有的是普通大眾都可以光顧的存在,一般設在郊區的廢棄工廠或者倉庫里。

    還有一些則是那些成功人士專屬的娛樂場所,這些黑拳賭場,就設立在繁華的市中心。

    泰森帶黃少宏去的拳場是在曼哈頓城區一棟超級購物中心的地下三層。

    要進入地下三層需要乘坐電梯進入地下二層的停車場,然后通過VIP卡進行身份識別最后進入專屬電梯。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黃少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想來打黑拳的場地應該和拳擊場沒什么不同,四周是觀眾席,中間是擂臺,頂天在弄個鐵籠什么的。

    結果他發現完全不是那樣,眼前的場景已經超乎了自己的想想。

    在這地下三層的空間里,被打造的如同古羅馬的角斗場一樣,不同的是融入了現代化的元素。

    兩人一出電梯立刻有侍者上前接待,黃少宏事先問過泰森規矩,拿出自己那張三十萬的支票交給侍者,用其中的十萬辦了一張VIP卡,綁定自己這個身份的銀行賬戶。

    再將剩余的二十萬轉到賬戶里,留著下注。

    這里和大多數賭場一樣,處理起這些業務來,比去銀行還要方便。

    辦好卡之后,兩人被侍者引領到VIP區域,泰森直接挑選了第一排的位置,這里每個人身前都有一個獨立的液晶顯示屏,可以通過觸屏來查看今晚出場選手的信息。

    同時也可以通過這個屏幕進行投注,甚至訂餐!

    此時周圍已經坐了不少人,兩人剛一走過來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做為紐約長大的名人,泰森在這里的知名度毋庸置疑,雖然現在負面新聞纏身,還有破產的傳聞,但依然有很多人主動熱情的和他打招呼。

    “嘿,邁克,今天怎么有空來這里!”

    黃少宏剛坐下,就聽見一個好聽的女聲從泰森身邊傳來,原來就在拳王身邊相鄰的位置上,已經坐著一位成熟美艷的女士了。

    “嗨,斯嘉麗,你也在啊,最近沒有拍戲嗎?”

    泰森笑著和那位女士打招呼,同時介紹道:“這是我的朋友布魯斯,我陪他出來玩玩!”

    他轉頭要和黃少宏介紹對方,后者直接探手過去:“你好斯嘉麗,我是你的影迷!”

    黃少宏嘴里這么說,心里卻想到,何止影迷那么簡單??!

    原來這個斯嘉麗就是好萊塢女星斯嘉麗·約翰遜,黃少宏和她倒是不熟,但和斯嘉麗扮演的寡姐那可是熟的不能再熟,都熟透了。

    只是寡姐也好,還是用寡姐克隆體的娜塔莎也好,都是十幾歲的年紀,完全沒有眼前斯嘉麗那種風情萬種的韻味。

    斯嘉麗禮貌的與黃少宏握了握手,笑著說了聲‘你好’。

    誰料到黃少宏直接拉住人家的手不放了,還示意泰森換位置,自己直接坐在了斯嘉麗的身邊。

    斯嘉麗和泰森同時翻了翻白眼。

    黃少宏就像沒注意到對方的表情似的,笑著問道:“美女也喜歡賭拳嗎?有什么好的推薦沒有!”

    斯嘉麗使勁將自己的手從對方的大手中掙脫出來,然后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這位布魯斯先生,您身邊就坐著位拳王,您問我恐怕是問錯人了吧!”

    黃少宏也不尷尬,呵呵一笑道:“原來你不懂啊,那你一會跟著我買吧,保準讓你賺錢!”

    斯嘉麗無語的翻了翻眼皮,用手指輕觸身前的屏幕,不再理會這貨了。

    黃少宏嘴角一揚,轉頭朝泰森低聲問道:“她有男朋友了嗎?”

    泰森搖搖頭:“聽說她現在是空窗期,不過你現在還沒什么名氣,我不好看你能泡到她!”

    黃少宏呵呵一笑:“等著瞧吧!”

    他說完也用身前的屏幕查看其今天拳手的信息來。

    不一會周圍已經坐滿了人,場地中也開始有各種文藝表演。

    等到晚八點拳賽準時開場,在主持人活躍氣氛的發言之后,宣布今天第一場由前法國特種部隊成員,綽號‘殺人狂魔’的阿德里安,對陣俄羅斯桑博高手,綽號‘東歐棕熊’的馬克西姆。

    VIP座位前的屏幕上,自動彈出兩位拳手的信息和賠率,以及下注選項。

    黃少宏看著‘阿德里安’,其戰績是18勝5負,‘馬克西姆’的賠率是3,其戰績是22勝10負。

    這也就是說買‘阿德里安’獲勝的,如果中了,一萬賠一萬三,買‘馬克西姆’獲勝的買一萬賠三萬。

    黃少宏直接把自己剩下那二十萬全都下注在‘馬克西姆’身上,一旁的泰森自己沒打算玩,一直留意著他,見他下注,不由得著急道:

    “布魯斯,你在搞什么啊,你看那個‘馬克西姆’實力太過一般,打的那些比賽對陣的都是沒什么名氣的選手,他贏得機率太小了!”

    黃少宏拍了拍泰森,笑道:“邁克,我知道你現在缺錢,現在我給你一個發財的機會,信我的就跟我下注好了,保證你小賺一筆!”

    他說完就轉頭朝斯嘉麗道:“美女,信我的買這個‘馬克西姆’!”

    斯嘉麗朝黃少宏這邊的屏幕上掃了一眼,然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但神情已經冷淡了許多,她已經聽到了泰森的分析,拳王都不看好的你讓我買?

    斯嘉麗覺得旁邊這貨雖然長的不錯,但貌似腦子有些毛病。

    黃少宏見斯嘉麗不理自己,也不著惱,只是笑道:“你的偏見讓你丟掉了這個賺錢的機會!”

    “那就拭目以待吧!”

    斯嘉麗明顯不耐煩起來,在‘阿德里安’身上下了兩萬美刀,然后就通過顯示屏點了一瓶香檳,等侍者送來后,她便自己喝了起來,等待比賽開始。

    黃少宏沒話找話道:“斯嘉麗,我真是你的影迷,你那部《V字特工隊》簡直太酷了!”

    斯嘉麗白了黃少宏一眼,冷道:“那是娜塔莎·波特曼拍的!”

    泰森在一旁笑抽了,見斯嘉麗和黃少宏看來,連忙向前者道歉:

    “對不起斯嘉麗,我這朋友沒見過什么明星,不過你放心他已經把所有錢壓了馬克西姆,一會比賽結束他就沒錢玩下去了,我會帶他離開的!”

    黃少宏看了這貨一眼:“你不和我買就等著哭吧!”

    ‘鐺’

    十分鐘投注時間過去,鐘聲敲響,第一場比賽開始,周圍的觀眾瞬間瘋狂起來,大聲喊著自己下注拳手的名字,讓其快點干掉對方。

    綽號‘殺人狂魔’的‘阿德里安’,果然人如其名,一上來就表現出強大的攻擊欲望,鐵腿連連橫掃,踢在‘馬克西姆’的大腿上,將其踢的連連后退。

    ‘阿德里安’的重腿很重,接連幾腿下去‘馬克西姆’已經站立不穩了。

    泰森搖頭對黃少宏和斯嘉麗道:“這場比賽沒什么懸念,應該就是‘阿德里安’勝了!”

    黃少宏搖頭反駁道:“不見得,我認為馬克西姆馬上就能轉敗為勝,KO那個殺人狂魔!”

    “哼,嘴硬!”

    娜塔莎現在覺得黃少宏死鴨子嘴硬,明明下錯了注,還沒有承認的勇氣,心里越發討厭這個人了。

    這個時候馬克西姆被阿德里安一拳打在臉上,左眼立刻腫的老高,身體搖晃已經站都站不住了。

    就在這時,黃少宏忽然站起身大聲喊道:“馬克西姆必勝!”

    他喊話的同時,和那些揮舞手臂的人一樣,舞動著自己的手臂,食指一陽指無聲無息點出。

    指力劃過十幾米的距離正中‘阿德里安’的菊花。

    ‘殺人狂魔’打的正爽呢,猛然菊花一緊,兩腿不自覺的就夾緊繃直了,上半身出拳的動作也僵硬起來,讓‘東歐棕熊’抓住機會一頓炮拳轟在臉上,頓時滿臉桃花開倒在了臺上。

    黃少宏心中狂汗,一陽指屬于徒手技能,不享受‘遠程武器專精’的BUFF。

    這離著十幾米,對方還在不斷移動,本來他是要用一陽指,點其下肢穴道,影響其移動速度,沒想到竟然差之毫厘謬之千里了。

    當然效果還是不錯的,至少目的達到了。

    “耶!”黃少宏為了掩飾尷尬,振臂狂呼起來,二十萬的三倍就是六十萬,六十萬美刀??!

    斯嘉麗和泰森都有些震驚,不知道他是走狗屎運還是真看得準。

    第二場比賽十分鐘投注時間過后就會準時開始,黃少宏掃了一眼拳手資料,然后就直接將六十萬美刀,押在賠率高的選手身上。

    押完之后轉頭朝泰森和斯嘉麗勸道:“剛才給你們發財機會了,你們不珍惜,現在跟著我壓,包賺!”

    兩人這回都跟著黃少宏下了點,就算輸了這點錢他們也不心疼。

    誰知道黃少宏又押中了,這次資金翻了一倍,六十萬變一百二十萬。

    泰森和斯嘉麗也都跟著歡呼起來。

    幾次之后黃少宏的資金滾到了六百朵萬,斯嘉麗和泰森也每人賺了三百多萬美刀。

    斯嘉麗雖然有錢,但賭博可從來沒贏過這么多錢,激動的抱著黃少宏就親了一口。

    黃少宏登時就急眼了:“你敢咬我?那我得咬回來!”他說完一把拉過斯嘉麗就咬了起來,報仇要趁早??!

    泰森從賺錢的喜悅中冷靜下來,等兩人撕咬完之后,阻止了黃少宏繼續下注,說他們三個加起來已經賺了一千多萬美刀了,繼續贏下去怕會出事,還是別賭了。

    黃少宏沒有找麻煩的想法自然欣然同意,三人離開的時候,他的手已經攬在了斯嘉麗的腰上,后者雖然輕微掙扎了一下,但他手和鐵箍似的,對方也就隨他了。

    賺到的錢賭場自動轉到了幾人賬上,泰森有了這三百萬,經濟上緩解了不少,喜笑顏開的要請客吃大餐。

    黃少宏摟著斯嘉麗,轉頭問道:“邁克,現在這個時間有地下賽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