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其他小說 > 天下第九 > 第七六七章 一瞬間有多長
    當感受到死亡壓抑的那一刻,陌焦魂飛魄散。他瘋狂的想要祭出金筆,只是刀芒已經鎖住了他的生機。

    若不是剛才他見機收回了部分神元,此刻不要說祭出金筆,就是用金筆護住那領域也辦不到。

    “咔嚓!”風蕭刀卷起一片蕭殺氣息,撕裂了陌焦的領域。

    轟!金筆完全擋不住風蕭刀的蕭蕭殺意,殺意已經滲透進了陌焦的心魂。

    噗!風蕭刀劈落陌焦的眉心,血霧炸開。

    同一時間,狄九的識海被那恐怖的殺意侵襲,隨即那可怕的殺意化為實質撕裂了狄九的脈絡,然后要從內而外撕開狄九的肉身。

    狄九的識海裂出細微的痕跡,撕裂的痛楚傳來,狄九的刀意瞬息一頓。已經被狄九劈出兩半的陌焦瞬息后退,兩半身體再次愈合。

    同一時間,陌昀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虛空山轟在了他的身上。他之前就重傷,現在狄九突兀對他偷襲,他根本就沒有躲過去。

    陌昀的元神沖了出來,還沒逃出去,閃電已經是撲了過去。在閃電吞掉陌昀元神的同時,狄九跌坐在地,同時將閃電送入了第九世界。

    閃電的檔次還太低,吞了一個合道修士的元神,恐怕有的受的。

    陌焦臉色蒼白的猶如一張白紙,哪怕他的身體在瞬息愈合起來,但陌焦自己心里很清楚,他現在只能走,否則必死無疑。他的實力連之前的一半都不剩下了,而且識?;褂辛艘壞懶押?。

    他心里是怒火滔天,雖然狄九偷襲的時候,他反應很快,可他完全沒有想到狄九真的敢偷襲。在陌宙那種可怕的殺意侵襲下對他偷襲,那是找死嗎?

    “嘭!”陌焦被一道無形的屏障轟下來,跌落在地。

    無形禁制?陌焦心里大急,此刻他才明白,自己依然是低估了狄九。狄九不但實力比他要強,陣道禁制也比他強。

    他索性爬起來回過頭,既然逃不走,那就硬拼吧。

    此刻明明是斬殺陌焦的最佳時刻,狄九卻是動都沒有動。他的臉色比陌焦好不了多少,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表面上看,他似乎沒有多大問題。只有狄九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傷勢有多可怕。陌宙的殺意直接侵襲了他的識海,撕裂了他的脈絡。此刻他識海和脈絡都是受傷。

    不過狄九反而冷靜下來,正如他之前預料的一般,他動手后的確是可以殺掉陌焦和陌昀,那他也死定了,因為他再也逃不走。

    他的這種傷勢,根本就不是短期內可以恢復的,傷短期內恢復不了,又破不開陌宙的困殺陣,那自然是只能等死。

    好在陌宙還無法和他面對面,如果陌宙還能行動的話,他真的危險了。

    狂暴的殺意再一次涌像狄九,狄九可以感受到那種陌宙的憤怒和必殺他的決心。他索性盤膝坐下,一邊瘋狂抵擋陌宙的殺意,一邊防備著陌焦。

    他在這個八級困殺陣中還用法則陣旗布置了一個困殺陣,在狄九想來,他絕對不能讓陌焦離開,一旦讓陌焦離開,那他更是危險。

    現在他逃不走,他索性不逃。若是讓陌焦離開,陌焦絕對不會讓他安靜的被困在這里面……

    索性不逃?狄九想到這四個字,忽然感覺到自己打開了一扇生門一般。

    他之前只想到自己的陣道不如陌宙,在殺了陌焦和陌昀之后,重傷之下會被陌宙困在住,他根本就無法逃走。

    可是他為什么要逃?陌宙又不能到他面前和他面對面動手?他在殺了陌焦和陌昀后,還怕什么?

    沒有陌宙面對面,僅僅憑借陌宙的困殺陣,就能困死他?他好歹也是一個無限接近七級神陣帝的陣道強者,更是一個圣體煉體者,一個八級困殺神陣可以困死他?

    之前他先入為主,只想著事后逃走。因為想著事后逃走,他這才會計算能不能劈開困殺陣。既然不逃走,那他要計算的是自己傷勢恢復時間。

    陌焦看見狄九抓起數枚丹藥吞下,然后坐在原地療傷。心里一動,他是不是可以殺了狄九。

    他剛剛想到這里,陌宙的傳音就再次過來,“你馬上對此人全力出手,我會用殺勢和困殺陣牽制住他。你繼續施展神通,他的那破碎神通法則的手段,我不會讓他再施展出來?!?br />
    這正和陌焦的想法一樣,哪怕陌焦知道自己的實力現在只剩下了一小半,可他清楚,狄九的實力同樣是大減。如果狄九沒有受傷的話,豈能坐在原地療傷,不對他動手?

    陌焦金筆祭出,再一次化成漫天的金芒。既然陌宙說了不讓狄九的神通撕開他的神通法則,他還有什么可忌憚的?

    狄九看見陌焦動手,立即就站了起來,下一刻周圍的空間殺陣忽地變化。

    漫天的殺意席卷過來,形成了狂暴的殺勢更是撕扯著狄九的領域,狄九的識海再次傳來一陣陣可怕的痛楚,狄九又是一道血箭噴出,根本就不管殺陣的無窮殺意,反而跨前一步,天娑刀劈下了陌焦。

    就算是拼著半條命,他也要先干掉陌焦。

    “噗噗噗!”八級殺陣的殺芒就好像波濤一般轟在狄九身上,在狄九的身上卷起一道又一道的血花。

    感受到陌宙的強力出手,陌焦心里一喜,金芒更是聚集狂盛。狄九這一刀看起來很可怕,他相信自己和陌宙聯手撕裂狄九肉身后,狄九這一刀還沒有落在他身上。

    但只是片刻時間,陌焦一顆心就沉了下去。八級殺陣的殺意波濤轟在狄九身上,竟然只是帶出一蓬蓬的血花,讓狄九傷上加傷,卻不能轟碎狄九的肉身?

    不對,狄九還是一個圣體的煉體強者。

    不但是陌焦驚駭了,就是陌宙也驚呆了。他認為狄九這一次必定會殺掉陌焦,然后他也會必定干掉狄九。

    可是現在狄九身上噴出的血花幾乎形成了血瀑,而狄九的行動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甚至連狄九的肉身都沒有崩潰。

    如果此刻他還不知道狄九是圣體,那他也白活這么多年了。陌宙比起陌焦和陌昀來,那不知道要奸猾多少倍了,在知道狄九是圣體肉身后,他就知道想要殺狄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除非他能不怕死的沖到狄九面前,和狄九面對面的對干一場,用八級困殺陣對付狄九。

    可陌宙還沒有這么大的勇氣,他現在的實力連混元都沒有,如果他和狄九面對面對戰,他干掉狄九的同時,狄九很有可能會干掉他。

    逃,必須要逃!

    在知道狄九是圣體后,陌焦就知道自己重傷后的‘金光裂體’神通,最多只是讓狄九傷上再重傷,絕對無法撕裂狄九的肉身。既然撕不開狄九的肉身,那他就必死無疑。

    雖然他死之前可以讓狄九負上幾乎可以斃命的傷勢,可他畢竟死了。

    陌焦幾乎在這瞬息時間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他立即就遁走。就算是被狄九困在白沙殿,他先逃出狄九這一刀再說。

    但是下一刻陌焦的眼神凝住了,他明明是遁出了多遠,明明是逃出了狄九天娑刀的刀意范圍,可是他依然看見那一柄刀第二次沒入了他的眉心。

    似乎無論他逃出多遠,他眉心距離對狄九這一刀來說,就好像近在咫尺一般。

    好強大的空間神通……空間神通他也觸摸到了,可他就施展不出來這樣的一刀…….

    不對,陌焦忽然醒悟過來,這絕對不是空間神通,而是時間神通。而且還是一種極致可怕的時間神通,他的時間再動,他也在動??晌蘼鬯映齠嘣?,對方那一刀劈入他眉心的時間都是那瞬息之間,都不會因為他逃出多遠而有半點延長。

    撕裂的痛楚傳來,陌焦甚至能夠覺察到他的元神在這一刀的殺意下破碎,他閉上了眼睛,無窮的畫面從意念間崩潰,他忽然明悟了一瞬間有多長。

    無論你能活多久,無論你曾經多輝煌,無論你曾經多強大。從生到死,只有一瞬間。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