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巴萨巴拉多利德 > 校園言情 > 劍域神王 > 第914章 秒殺!巖漿深處的眼瞳
    厲魔門的目標,有關真龍。

    楚天策雖然早先在奎山秘境得到了三枚龍鱗,但對于元龍星的真龍痕跡,實在是一無所知。

    實際上,茫茫元龍星、每一代武者,都在成長的過程中、無數次聽到有關真龍遺跡的神話和傳說,更有無數武者、下至剛剛入門的淬體境、上至頂尖的神火境、甚至琉璃金身的絕世大能,都在孜孜不倦的尋覓著真龍痕跡,希冀能夠解開“元龍”兩個字的真諦。

    只可惜,無窮歲月以降,根本沒有任何真切的消息、證明元龍星卻是曾有龍跡。

    “難道說,元龍星真正的痕跡,就在這奎山秘境附近?”

    楚天策眼中精光閃爍,先前閱讀過的無數典籍,不斷在心中流淌。

    一個個猜測不斷浮現,又不斷被否決。

    雖然在奎山秘境得到過三枚龍鱗,然而在擎天神宮看到那連同天妖長廊的龍頭石雕,楚天策早已將“元龍”二字,聯系到擎天神宮。然而此時此刻,這清晰之極的霸道與熾烈、神異與偉岸,卻是極其真切的告訴楚天策、在這地脈巖漿深處,必然有著真龍的遺跡!

    深吸一口氣,沒有絲毫的猶豫,楚天策速度陡然加快。

    真龍天鳳,俱是無上圣獸。

    哪怕是在茫茫星海深處,都是超凡脫俗、非同凡響的頂尖存在。

    任何一絲可能相關的機緣,都足以讓無數生靈為之瘋狂搏殺、不惜生死。

    …………

    “竟然是三條岔路?這小子稍稍猶豫了片刻,旋即直接沖入這一條、情態似乎……很急切?”

    不過半盞茶的功夫,臧曦便即同樣出現在了三條岔路的入口處。

    手印微微變換,感受著三條岔路的氣息,眼底隱隱升騰起一絲疑惑和凝重。

    “這三條岔路的氣息……在我的感應下,完全沒有任何區別,難道說這小子能夠覺察到某種特異之處?亦或是元龍星的老家伙們早已設下埋伏,在此接應楚天策、順勢將我和巴家那個廢物一并截殺?”

    臧曦神色凝重,眼底不斷閃爍著思忖和猶豫的光芒。

    約莫十幾個呼吸,終于輕哼一聲,邁步追進甬道之中。

    在臧曦之后,巴元魁微微壓制了一下速度,大概拉開了十個呼吸的距離,同樣尾隨而入。

    “好曲折的地脈甬道,這巖漿地脈深處,竟然有這樣奇詭的所在?!?br />
    臧曦速度不斷放緩,手印變幻,掌心浮現出一方探查陣盤。

    陣盤正中、銀光與赤光閃爍,遙遙指向前方。

    作為傳送大陣的核心守護,臧曦雖然并非真正意義上的靈陣師,然而對陣法一道卻是絕不陌生。

    空間力量與火行之力交融,在這地脈巖漿深處,幾乎如同千萬只眼瞳、死死盯著楚天策的蹤跡。

    突然,臧曦雙眉微蹙,真元混雜著神火境中期的強橫靈魂,驟然灌注到陣盤深處。

    然而下一個剎那,跳躍著的璀璨光輝,卻是瞬間變得黯淡。

    “這里能夠壓制空間和火焰探查……或者是火焰品質極高,完全壓制了陣盤的力量?”

    臧曦身形猛然一頓,眼前卻是驟然變得開闊起來。

    璀璨的火光深處,甬道盡頭、赫然是一個百余丈方圓的區域。

    “這次是四條岔路,這些岔路……花紋有些奇怪啊,似乎不像是天地自然孕育而成,可是在這片區域,縱然是神火境巔峰的強者、也不可能自如的長期生存,難道有一尊琉璃金身的大能、藏身于此?”

    咬咬牙,指尖輕輕拂過甬道四壁、明顯有些粗糙的邊緣,一枚留影玉符迅速勾勒。

    楚天策的身形已經徹底消失在陣盤的探察中,只是氣息卻并沒有立刻消弭。

    腳步愈發緩慢,神色愈發凝重,臧曦雙手結印,一個若有若無的銀色光罩,隱隱將身軀包裹。

    巖漿深處的狹長甬道愈發曲折凌亂,四面的石壁,上面漸漸浮現出一片凌亂的破碎痕跡。

    這些痕跡,并非是普通意義上的刀劍攻殺痕跡,更像是強行沖撞出來的一樣。

    甬道不斷盤繞,四面石壁上的裂痕愈發深邃厚重,大片大片的破碎山石、縱然經歷過熾烈巖漿的燒灼和炙烤,仍舊看得出、往昔慘厲的情狀。臧曦手掌輕輕拂過石壁,極致的強韌與堅硬掠過心頭,銀色的光芒閃爍、發出沉郁的摩擦聲、連一點點火星都未曾迸出。

    “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可以將這甬道變成如此……”

    臧曦話音未落,神色陡然一變。

    眼前又一次出現了一片廣闊的火海,一股莫可名狀的強橫威壓,充塞在巖漿深處。

    一霎之間,神火境中期、精研火行真意的臧曦,竟然感受到了一股近乎窒息般的恐怖壓力。

    巖漿沉靜而澄澈,沒有絲毫強橫的生靈、甚至連散落的強大靈寶、高階靈材都沒有,只是一股霸道無比的極致威壓、似乎從虛無深處升騰,以一種極其隱晦的方式,瘋狂碾壓著巖漿中一切生靈。

    只是此時,臧曦眼中的驚詫和駭然,卻完全不是因為這強橫的威壓。

    而是楚天策,消失了!

    一晃之間,完全失去了一切痕跡和氣息。

    任憑臧曦用盡手段,連續更換了三方陣盤,都完全沒有絲毫的反應。

    在這片廣闊而空曠、熾烈而灼目的巖漿中,楚天策就如同從來沒有來過一樣,徹底消失了。

    “這怎么可能?甬道之中的氣息如此清晰,顯然最多剛剛經過一刻鐘,在這里竟然就消失了?”

    臧曦心中愈發慌亂起來。

    突然,沉靜的巖漿陡然掀起一道巨浪,如同陡然精細的巨蟒,霍然向著臧曦吞噬而去。

    咔嚓!咔嚓!咔嚓!

    慘厲而陰森的骨骼破碎聲、如同石臼搗碎姜蒜,響起低沉的節奏。

    堂堂神火境中期的大能,生機迅速消弭。

    巖漿最深處,一雙眼瞳陡然亮起,蒼老而慘然的光輝隱隱閃爍。

    “聽魔靈提起,他收了一個妖孽弟子,想不到竟然感應到這里真龍遺?!?br />
    “還有一個受傷的神火境中期……因果相連……既然和那小子有些因果,就留著讓他自己殺吧,一個神火境中期,已經夠我消化很長一段時間了,或許這就是人生的最后一餐,吃一個神火境中期,也算是豐盛了……”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低沉的聲音中,并沒有太多的痛苦和難過,然而一絲落寞的遺憾,卻是清晰可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