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一早,蘇錦與世子妃一塊兒乘馬車出府,跟著的是銀朱和秦十。

    如今莊嬤嬤帶著巧杏、巧梅也住進了景和院,于媽媽很識趣的把景和院的管事權力全部交給了莊嬤嬤。

    莊嬤嬤并沒有全都接在手里,但跟蘇錦以及臻兒要緊相關的卻都接了。

    她既忠心,又是辦事老道之人,加上手里又有用得著可以信任的人,蘇錦出門也能夠很放心的將臻兒托付給她。

    武王府世子妃姓柏,乃武王嫡長子正妻,今兒邀請的賓客可不少,蘇錦和田世子妃到的時候,武王府門外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田世子妃看了蘇錦一眼:“弟妹等會兒跟著我便是,我會為弟妹做介紹的,不必緊張?!?br />
    田世子妃依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樣子,蘇錦點點頭道了謝。

    田世子妃這樣對她,她反倒覺得更坦然自在。既然天生便立場不和,就沒有必要故作親熱的做戲,那樣反而更累。

    武王府一名世子側妃親自來接,笑著跟田世子妃見禮,兩人顯然頗為熟悉,你來我往的說笑了幾句,這才顧得上蘇錦。

    蘇錦早已做好今日任由人或明或暗打量觀察的準備,對武王世子側妃的目光倒是并不在意。

    宴會設在武王府花園中,繡球、山茶開的正好,地方敞亮,姹紫嫣紅,不遠處便是打理得干干凈凈的竹林,風聲颯颯,十分涼爽。

    賓客已經來了不少,田世子妃帶著蘇錦過去,先見了主家,再一一的含笑與眾人相見介紹。

    年輕的貴夫人們容貌如何且不說,那精致的妝容、名貴的首飾穿戴、驕矜的氣質卻不是蓋的,蘇錦眼花繚亂,一番相見下來,勉勉強強也只記了個大半。

    好容易一圈人見下來,蘇錦暗暗舒了口氣,總算是結束了。

    誰知她還沒好好的喘口氣呢,就聽到有人關切又好奇道:“聽說定郡王妃失憶了,可是真的?”

    正與相熟人等說話的眾人齊齊一滯,紛紛看向蘇錦以及那問話的少夫人。

    看向那少夫人的時候,眼中露出幾分不屑。

    那是寧王府二公子趙明漣妻子盧氏的娘家堂妹。

    寧王府這位二少夫人的娘家不是什么顯貴氏族之家,原本是個爆發商戶,家里什么不多就是錢多。

    后來也不知怎的跟寧王府搭上了線,三年前弄了個皇商的名頭,家中嫡長女又跟寧王府二公子結了親,盧家的地位也算是一下子拔高了老大一截。

    然而再怎么拔高那也是表象,骨子里盧家仍然是個暴發戶。

    哪怕家里有再多的銀錢呢,對兒女的教養教導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有成效的。

    不然的話,那盧小姐也不會如此天高地厚毫無教養,當眾問出這種話了。

    偏那位二少夫人還不覺得有什么,笑吟吟在一旁看著,也有幾分好奇,或許還有得意。

    要知道寧王府的二公子還沒請封郡王呢,一般而言這種事兒都是先跟皇上溝通,皇上那邊默許了,這邊才請封。

    趙明漣年紀跟秦朗相當,早兩年寧王便想要為他請封了,無奈皇上不搭話,也只得作罷。

    這位盧氏便一直只是二少夫人。

    她何嘗不知自己出身不好,皇親國戚、老牌勛貴既嫉妒羨慕她有花不完的錢,又瞧不起她的出身,平日里聚會宴會,多有眼角余光對她不屑、姿態不動聲色之間便擺的高高在上的。

    好不容易來了個蘇氏,出身比她還不如呢,她心里別提多高興了。畢竟,有人墊底了嘛。

    可誰知秦朗很快就成了定郡王,而蘇錦呢,水漲船高居然就這么成了定郡王妃!

    這下子,盧氏心里就不太得勁了。

    羨慕嫉妒,暗道那謙王府也不知哪根筋搭錯了,蘇氏那樣的出身,當個側妃便頂天了,他們居然讓她當正妃。

    一個不如自己的,反倒升到了自己還達不到的地位,盧氏覺得自己都不想出門做客了,覺得無論誰見了她必定都在心里頭笑話她呢。

    誰知,蘇錦不僅僅成了定郡王妃,居然又鬧出了廣寧侯府嫡女的身份!

    原本她嘲笑不如自己、不過是個市井出身的小戶女竟是侯府嫡女,盧氏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

    她真是白高興了,合著鬧了半天三個親王府中這一輩分的媳婦們,她還是出身最糟糕的那一個。

    因此,哪怕沒有見過蘇錦,她心里卻莫名其妙的對蘇錦生出了敵意。

    今日初見,她便忍不住暗暗打量蘇錦,用最挑剔的目光去打量??紗蛄坷創蛄咳?,她也沒法從蘇錦身上挑出任何毛病。

    蘇錦無論從容貌、儀態、氣質、裝扮哪一方面來說,活脫脫的便是名門貴女,甚至她有些不情不愿的承認,哪怕她失憶了,也比自己要強得多。

    這種認知讓她更受打擊,心里郁悶得不行。

    看蘇錦也越發不順眼了。

    她的堂妹盧瑩兒自小便捧她奉承她,她成了寧王府二少夫人之后更甚。

    今日盧瑩兒有機會陪著堂姐參加這場宴會別提多高興、多受寵若驚了,堂姐的心思她自然也是明白的,因此便迫不及待的想讓蘇錦出丑。

    盧二少夫人聽堂妹這么問心里也有幾分得意,她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失禮的,蘇錦失憶是事實嘛,事實還不許人問???

    再說了,自己的堂妹還小嘛,小孩子家不懂事即便說了點兒什么有點過的那又如何?誰還能跟她認真計較啦?

    眾人相熟相好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暗暗擠眉弄眼好笑,得,有人做這出頭鳥惹是生非,她們跟著看熱鬧就是。

    說起來也有些好奇呢。

    蘇錦無語,心道這是哪兒來的蠢貨?

    “是啊?!彼懔說閫?。

    盧瑩兒“啊”的一聲似是很意外,目光亮亮更好奇的沖蘇錦笑道:“真沒想到這竟是真的呢!原來世上真有失憶這樣的事呀!過往一切都想不起來那感覺豈不是很怪?不過,也挺好的,有些不好的事兒都忘了也是一件好事??!”

    蘇錦聲音微冷:“哦?這位小姐怎么稱呼?不好的事兒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