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這件事對鄭家來說只是舉手之勞,可是鄭家不愿意舉這個手你又能怎樣?”

    鄭四夫人突然氣勢洶洶的進來了,身后圓圓的身影一閃而逝。

    許姝嘆了口氣,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去把鄭四夫人叫來了,在李氏面前,礙著身份,許姝終究是處于劣勢的,可是鄭四夫人就不一樣了,有鄭四夫人在,李氏休想欺負了許姝去,婢女們怕許姝吃虧,想到鄭四夫人對許姝的疼愛,就自作主張的把鄭四夫人請來了,鄭四夫人一聽李氏來找許姝的麻煩了,就立刻殺了過來,在門外聽到李氏逼迫許姝,頓時火冒三丈了。

    “四……四夫人……”

    沒想到鄭四夫人會突然來了,李氏有一瞬間的慌亂!李氏看著鄭四夫人自然而然的往許姝身邊走去,而許姝也往邊上挪了挪,讓鄭四夫人坐在了她的旁邊,二人肩并著肩,挨在一起,看著親密極了,李氏看著眼里甚是覺得不是個滋味兒,她們這樣仿佛在向自己炫耀著什么一樣。

    “許大夫人的來意我已經知曉了,只是這是許家的家事,鄭家還沒有閑到要去管別人的家事,許大夫人還是請回吧!”

    鄭四夫人不假辭色的盯著李氏,將許姝藏在了她身后,不再給李氏針對許姝的機會,護短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許姝將半張臉藏在鄭四夫人身后,只從肩頭露出一雙眼睛冷漠的看著李氏,眼神冰冷,沒有一絲的溫度。

    李氏看了看鄭四夫人,又看了看許姝,目光最后落在了鄭四夫人身上,“既然四夫人來了,我有幾句話想單獨跟四夫人說……”

    言下之意就是想讓許姝回避。

    可是鄭四夫人卻拉過許姝的手,慈愛的看著許姝,“我們母女之間無話不談,許大夫人想說什么盡管說!”

    許姝將頭靠在鄭四夫人身上,輕輕吐了口氣,這種有人撐腰,有所倚仗的感覺可真好……

    李氏一個哆嗦,不知是被氣的,還是怎么的,咬了咬牙,又對許姝道,“既然你現在已經找到了靠山,不認我這個親生母親了,我也無話可說,可是我畢竟生養了你一場,你也該報答這生養之恩吧!”

    鄭四夫人不由看了許姝一眼,在許姝的眼里她只看到了無盡的冷漠,可是這無盡的冷漠之下埋藏著的又會是什么呢?亦或者說究竟是經歷過了多少次的傷害和絕望,許姝才能在面對如此傷人的話的時候,依然保持著這樣的冷漠無情呢?

    “所以許大夫人想讓我家小九如何報答呢?”鄭四夫人緊緊的握著許姝的手,想盡她所能的給許姝更多的溫暖,這孩子從前該是受了多少苦呀!

    “找到樺哥兒,然后我們之間的一切就一刀兩斷,從此再無瓜葛,互不相欠!”

    這還是李氏第一次對許姝說出一刀兩斷的話來,哪怕當初許姝剛從北境回來,為了拂柳的死跟許家鬧的不可開交的時候,李氏都沒有說出過這種話來,在那個時候的李氏看來,許姝還活著,還有利用價值,所以就不肯放棄,可是現在為了許樺,李氏愿意放棄壓榨許姝剩余價值的打算,李氏為了許樺真的是什么都愿意做!

    如果能夠讓許姝從此就跟許家徹底沒有關系,如果找到許樺能讓許姝徹底擺脫許家的糾纏,鄭四夫人其實是不介意這個舉手之勞的,以鄭家的勢力,找個人,無論是活人還是死人,那都是輕而易舉的事!

    鄭四夫人正要答應下來,許姝卻突然站了起來,鄭四夫人輕輕叫了聲,“小九……”

    許姝看了看鄭四夫人,眼里閃爍著解脫的光,“您太不了解許家,也太不了解許大夫人了……”許家人的貪得無厭沒有人比她更了解了,一旦粘上了,就再也甩不掉了。

    許姝一步一步,緩緩的走向李氏,最后在李氏面前一步的位置停下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李氏,“您說這樣的話不覺得問心有愧嗎?”

    面對許姝的咄咄逼人,李氏撇開眼睛不敢跟許姝對視,縱然李氏覺得為了兒子犧牲一切在所不惜,可是面對許姝,在她內心深處一直有一絲她不愿意去面對的愧疚。

    許姝卻突然抓起茶碗狠狠的扔在了地上,“您看著我!您說話呀!您這樣說不覺得問心有愧嗎?您對我的生養之恩我早就報答了!我拿命報答的!”

    突然的響聲和許姝的質問將李氏嚇了一跳,許姝從來都是慢條斯理的,從不會像現在這樣的……偏執……

    鄭四夫人看著許姝赤紅的眼,幽幽嘆了口氣,這一刻的憤怒是許姝壓抑了多少年的痛苦,如果不發泄出來,她會一直憋在心里,耿耿于懷,發泄出來就好了,發泄的越酣暢淋漓,許姝就越是能徹底的將它放下!

    “十二年前,我從德安堂的大火里冒死救出了七弟時死了一次;四年前,為了許家的聲譽,我要頂替被卷進擄人案的八姐又死了一次;三年前,我代替七姐北上送嫁又死了一次!為了許家的養恩,我已經死了三次了,還不夠嗎?您還想要怎樣?”

    李氏囁嚅著嘴唇,哆哆嗦嗦了半天,終于說出了一句完整的話,“養恩報了,可……生恩……”

    “生恩……”許姝的眼淚突然掉了下來,“這條命我早就還給您了,早就還給您了……您親手拿回去的!”

    李氏的身子驀然往后一垮,不可置信的看著許姝,心里壓抑不住的震驚,“你……你說什么?”

    “我說了什么您心知肚明!”許姝輕輕的拭去眼見的淚水,“我這條命是您給的,可是您也曾經親手拿回去了,我現在還活著不是您仁慈,而是我命大!”

    “小九……你說什么?這……這是真的嗎?”鄭四夫人也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一個母親殺了自己的親生女兒,究竟在什么樣的情形下才能做出這么慘絕人寰的事,她在什么情況下都做不出這么狠毒的事情來呀!

    “當然是真的!”許姝閉上眼睛,撫摸上眼皮,“我的這雙眼睛并不是被德安堂的大火熏瞎的,是被我的親生母親親手灌進我嘴里的毒藥毒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