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看向夏天的時候,夏天也是不慌不忙的站在那里,他非常清楚,自己現在是易容的狀態,而且自己現在的氣息是完全收斂的,甚至他的身體周圍還故意偽造出來一點點其他的氣息。

    所以除非夏天是出入城門,否則這種偽造是不會暴露地

    此時。

    那個人就這樣死死的看著夏天,他這么盯著夏天看,不是因為他認出夏天了,而是因為夏天是周圍唯一一個對他們沒有敬畏的人。

    雖然他也不能強制別人怕他們,但他們已經習慣了。

    習慣這種走到哪里別人都崇拜他們和怕他們的樣子了。

    在他看來。

    特別是彩云間這里。

    別人更加的應該怕他們。

    可他沒有在夏天的身上感覺到任何一絲絲的恐懼。

    “你不怕我嗎?”云仙宗的那個人開口問道。

    “我為什么要怕你?”夏天問道。

    “很好?!痹葡勺詰哪歉鋈似擦似滄燜婧蠹絳蚯白呷?,沒有再看夏天,就這樣離開了,他們云仙宗雖然名聲響亮,在外面受人尊敬,而且他們平時出來也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他們也不能到處招惹別人,故意去陷害別人。

    這樣的話,他們就是自尋死路了。

    特別是這種情況。

    夏天也沒有對他們做什么,只是單純的不怕他們,如果連這樣都要動手的話,那他們就真的是嫌自己命長了。

    呼!

    “大人,云仙宗的人不好招惹的?!背氯嶁訓?。

    “我知道?!畢奶燜檔?。

    “在我們青州這種地方,招惹了云仙宗,那幾乎就是死亡了,云仙宗為了立威,如果他們的人出事了,那他們就會派出大批的高手追殺這個人,不死不休的那種,曾經有不少人挑戰過云仙宗的威嚴,最后他們這些人,一個活下來的都沒有,當然了,我說的是那種挑釁云仙宗威嚴的,小事的不算,就像是我們彩云間這里,和云仙宗有摩擦,有仇的人,至少上萬人?!背氯饈偷?。

    “走吧,去北城那里看看?!畢奶燜檔?。

    陳三也是直接帶路。

    云仙宗那個帶頭之人看了一眼身邊的手下:“剛才那個人的樣貌和氣息都記錄下來了嗎?”

    “記錄下來了?!?br />
    “查查看,如果發現他真的和我們云仙宗有過摩擦,就順手干掉?!痹葡勺詿返哪歉鋈慫檔?。

    “是!”

    北城!

    號稱彩云間最亂的地方,同樣也是彩云間稅收最穩定的,不需要守衛就可以自成方圓的地方。

    遵守規則的地界。

    夏天在北城的邊緣走著。

    他的目光也是看向里面。

    北城的人一個個兇神惡煞。

    不過他看了一圈,并沒有出現隨便殺人的事情。

    他也不認為陳三是騙他,他看的出來,這里的人更加的兇猛,只不過他們再怎么兇猛,也不能一直不停的殺人,所以平時沒有什么事的時候,這里還是比較安靜的。

    特別是常年生活在這里的人,都已經懂了北城的規矩,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有什么摩擦了。

    “北城是不是住了一些真正的大通緝犯?!畢奶煳實?。

    “對,比較出名的人都躲在里面,其實就算是云仙宗想要找的人也躲在里面的話,那云仙宗這幾個人也不敢進去抓人的,因為他們非常清楚,他們進去了,恐怕就沒命出來了,進去容易,出來難啊,他們最后可能連要抓的人都沒看到,就已經被人殺了,而且還沒有人知道是什么人做的,當然了,他們如果可以確定,要找的人就在北城的話,那他們可以叫支援,一旦來了大批的云仙宗高手,那北城的人也不敢怎么樣的?!背氯檔?。

    恩!

    夏天點了點頭,這也是他他來北城的目的,他來這里,就是想要看看,這里能不能成為他最后的藏身之地,如果真的和云仙宗產生什么不可避免的摩擦,那他逃到北城里面,能不能暫時安全。

    現在看來。

    應該是沒問題的。

    云仙宗的人就算是叫支援了,恐怕想要從云仙宗調人過來,最少也需要一個光月的時間,就算是碰巧外面有執行任務的云仙宗弟子,也不會太多。

    所以。

    這里能成為他緩沖的地方。

    狡兔三窟!

    這個道理夏天還是非常清楚的,他必須給自己多準備幾條退路,他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這里可是仙界。

    誰也不能保證會不會有其他特殊的事情發生。

    這次云仙宗的這些人雖然實力并沒有太突出的,但誰能保證他們沒有暗中的高手呢。

    “大人,我們不能在這附近逗留太長時間的,否則會被里面的人盯上,到時候就麻煩了?!背氯饈偷?。

    “陳三,北城里面有什么規矩嗎?”夏天問道。

    “北城就是一個靠著實力和名聲的地方,在那里,誰的拳頭大,誰的名聲大,誰就說了算,現在里面有兩王,一個是梁王,一個是譽王?!背氯檔?。

    “他們在里面創建自己的勢力了?”夏天問道。

    “沒,他們很守規矩,只是在里面做買賣,雖然他們影響力大,但絕對公開收人,他們這些人都明白,現在他們是依附在彩云間之下的,他們不可以做的太過份?!背氯檔?。

    恩!

    夏天點了點頭:“好了,走吧,我們回去了?!?br />
    修羅煉器坊。

    夏天開始準備煉器,他是在準備煉器材料,不過他還不能煉器,因為他非常清楚,一旦自己現在煉器了,雖然煉器坊周圍有隔絕陣法,但還是會有一絲絲自己的氣息會傳出去,到時候云仙宗的人就一定會發現他。

    所以。

    煉器的事情只能暫時停下來。

    等!

    他必須等。

    云仙宗的人調查一段時間,自然就會離開,到時候他再繼續。

    不過現在他也不想閑下來,他正在研究偽仙器能不能煉制到最高品質,他現在煉制的偽仙器,已經比他之前在云端城剛開始煉制的高出兩個等級了,就算是他離開云端城之前,最后煉制的那一批,也要比現在低一個等級。

    他漸漸的發現。

    自己煉制的偽仙器,如果和一個普通的半仙器硬碰硬,最后都是自己的偽仙器獲勝,當然了,偽仙器是不能帶任何特殊屬性的。

    可同樣的。

    偽仙器煉器的材料也是非常普通的啊。

    他能夠用最普通的煉器材料煉制出比好材料都要堅固的武器,這本身就是夏天的本事。

    “大人,花魁進城了?!本耙幻芙此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