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此饒上下左右,襖黃『色』龍影將他團團包圍,龍爪猙獰,龍頭咆哮,龍軀仿若精鋼寶鉆,堅硬之極。

    被黑衣身影手中寶劍斬中,‘鐺’的一聲,龍軀橫飛數十丈,但僅僅呼吸間,碩大傷口就已恢復如初,搖頭擺尾,再次沖殺上前!

    一聲聲龍『吟』傳『蕩』,讓人身心俱顫!

    襖龍影,每一道,都有接近大宗師強者的實力!

    更有不死之身,難纏無比,別此時區區大宗師一重境界的黑衣人影,就算如寧浩遠般的二重大宗師,入了陣內,也絕不好過。

    ‘九龍朝拜’格局勾連地脈,九龍環繞,李淳風又以遠處川巖山脈無數地脈之氣滋潤,假以時日,九條微型地脈,進階成為中型地脈,也未可知!

    屆時,威勢之強,大宗師強者,無人可擋!

    “主公,此人如何處置?”

    李淳風淡淡的看著被襖龍影圍攻的黑衣身影,轉頭詢問李北辰,仿佛在他眼里,此人根本不值一提,要殺要剮,都將由他。

    “擒拿下來,看看是哪方勢力之人?!?br />
    李北辰吩咐。

    寧浩遠既然都已清楚戚繼光和韓擒虎的身份,那么其它勢力也不能覷,未必就不能查知。

    大武王朝能派遣大宗師前來永安城的勢力,雖然不多,但也不少。

    李淳風點頭,右手浮塵一揮,頓時,一道璀璨黃光沖出,刺眼而奪目!

    黃光凝練,在這陣勢之中,迎風便漲,吸收無盡黃光,一道沖龍『吟』咆哮而出,龍尾一擺,瞬間殺向黑衣人影。

    嗯?

    黑衣人影一驚,臉『色』極其難看,被黃光遮蔽視線,他并沒有發現李北辰幾人,只是余光看見,又一條黃龍沖來!

    而且,這條黃龍,遠比圍攻他的八條黃龍要更為巨大,氣勢也更為兇悍!

    大宗師境界!

    襖接近大宗師,而且還是不死之身的黃龍就已讓他狼狽不堪,如今再次沖來一條大宗師境界的黃龍,他心中頓時焦急。

    這還是北川府境內嗎?

    確定不是龍潭?

    他不知道暗罵了多少次。

    僅僅剛剛踏入永安城,他都還沒來得及查探李府所在,就突然眼前大變,來到這處陌生所在,然后八條黃龍圍攻,讓他郁悶至極。

    不過,這還沒完,他心中念頭還在轉動,緊隨先前那道黃龍之后,從滾滾黃光中,再次沖出一條黃龍!

    “吼!”

    龍鱗閃閃,龍眼大如銅鈴,龍口張開,聲聲龍『吟』震懾地!

    兩條大宗師境界的黃龍!

    他面『色』頓時為之大變,有些蒼白與苦澀,一條還能勉強抗衡,兩條如何抵抗?

    在這無法逃離的詭異之地,必死無疑!

    一前一后,兩道黃光掠空,龍爪籠罩而下,氣勢恐怖無比。

    他無奈,手中長劍全力斬出,一道璀璨劍光橫,縱橫數十丈之長,耀眼奪目,鋒利之極!

    鐺!

    仿若斬中金鐵,他虎口瞬間發麻,手中長劍劇顫,身軀震動,急速倒退。

    而幾近三十丈長短的龐大黃龍,身軀被他一劍斬中,直接橫飛,龍軀之上,有一道碩大傷口浮現。

    不過他并沒雍露』出任何高興神『色』,反而目光有些絕望,眼角余光已經看見,第二道黃龍身影正急速掠來!

    手中長劍竭盡全力橫起,但依舊被直接撞飛!

    噗!

    一口鮮血噴出,臉『色』灰敗,在虛空中倒飛數十丈,被他緊握在手中的長劍發出一聲悲鳴,光澤暗淡。

    苦笑一聲,他沒想到,永安城居然如此可怕!

    人還未見到,他堂堂大宗師強者,居然就要隕滅!

    出去,都沒有人會相信。

    但事實確實如此!

    而且,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

    李淳風此時,根本就沒有全力催動陣勢,僅僅發揮了部分威能,如若全力以赴,呼吸間,就能將他斬殺!

    “昂!”

    龍『吟』再起,兩道黃龍引領著襖稍微上些許的黃龍再次沖來。

    黑衣身影臉『色』肅然,知曉今日斷無幸免之理,他身軀直接沖,大喝一聲:“殺!”

    頓時,劍光沖霄,光照十里!

    如若不是在‘九龍朝拜’格局陣勢之中,這無數劍光耀空,足以瞬間摧毀方圓百丈之內的一切!

    不論人還是物,都將不復存在!

    轟!轟轟??!

    劍光燦燦,鋒利無匹,將八條稍的黃龍直接斬為兩段,慘叫聲中,龍軀爆碎,化作黃光消散!

    但也僅此而已,兩道大宗師境黃龍咆哮,神龍擺尾,將他擊飛!

    鮮血飛濺!

    拋飛數十丈,猛然摔落在地,他就如一條死魚,彈起又落下,渾身都是血,氣息極度微弱,已然沒有了半條命。

    而在虛空之上,兩條黃龍龍眼圓睜,死死的盯著躺在地上的黑衣身影,在龍軀之上,一道道劍傷林立,縱橫交錯,長達數丈。

    “沒想到,我陳言,居然會身死于此……”

    黑衣男子口鼻都在溢血,渾身無力的躺在地上,面上有不甘與絕望,在他不遠,一柄斷劍斜『插』,暗淡無光。

    呼!

    一陣微風吹來,站在虛空中的兩條黃龍頓時消散,仿若從未存在,而彌漫四野的黃光,被微風輕輕吹動,頓時『露』出一大片空地。

    而在空地之上,李北辰五人靜靜站立。

    陳言看著突兀出現的五人身影,沒有吃驚,輕輕閉眼。

    “將他帶下去,仔細盤問?!?br />
    李北辰淡淡的看著幾近垂死的陳言,直接吩咐。

    ……

    大武歷五三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宜祭祖。

    在大武王宮,祭祖壇,此時人王楊子安,率領文武百官于此。

    壇高有十八丈,八十一級臺階蜿蜒垂下。

    “拜!”

    內侍總管,伺候了三代人王的魏瓊站在壇第八十一級臺階之上,面『色』鄭重,大喝道。

    而在壇之上,唯有人王楊子安一人在此,他身著龍袍,頭戴冠冕,英俊提拔的身軀卓然而立,聽聞魏瓊之聲,面向壇中央,跪拜而下。

    “再拜!”

    魏瓊聲音再起,極為雄渾,一點也不像內侍之聲。

    楊子安再拜。

    “三拜!”

    魏瓊大喝。

    楊子安雙手觸地,再次拜下。

    “祭祖!”

    話畢,魏瓊輕輕走至楊子安身后,恭敬跪下,雙手之上,有一方玉盤托舉,玉盤晶瑩,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靜靜安放。

    ps:求推薦票~!打賞~!收藏~!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